是仙人!(1 / 2)

拿下男主他师尊 槐侬 1222 字 8个月前

一身红色嫁衣的新娘此时正站在渡口最靠近河面的地方,只能抬起宽大的双袖,试图去挡住风浪溅起的水花,惹得满头凤冠珠翠乱晃。

就在这时,新娘面前的沇川河中,一条巨大的白龙正腾舞半空,长到看不到头的尾巴没在水底,身躯如蛇般不断蠕动着。

只有镇长和几个镇民在梦里曾有幸看见过的白龙,此刻货真价实地出现在所有镇民们的面前。

众人震憾、畏惧,齐齐跪在沇川河畔,或磕头求饶,或惊惧哭泣。

“新娘子来了……求川老爷息怒……”

“川老爷息怒……别淹没我们家园子……”

“求川神保佑我们沇川镇……”

陆晚菀躲在谢衡给她的结界里,也几乎看得呆住了。

光是一条河蛟就有如此的气势,那真龙又该是什么模样。

她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模糊的画面,下一瞬,就被前方沉闷的说话声打断了。

“我的新娘……”那河蛟嘴不动,嗓音由腹腔深处发出,带着一种令人喘不上气的沉闷。

“我的新娘,跳进河里来,我载你回我的龙宫,继续我们的婚宴,来吧——”

陆晚菀实在是觉得憋得慌,不由伸手抚了抚胸口。不过就在她抬手的时候,有一道光芒自她头顶落下包裹住了她整个人。这股子憋闷之感也就很快散去了。

谢衡重新加固了结界,瞧见陆晚菀面色好转,这才收回了手。

那头,河蛟的话甫说完,天空便倏地暗了下来。

镇民们一时惊恐无比,抖抖索索地抬头望去:

“天怎么突然黑了!”

“那、那是什么?”

“是仙人吗?仙人降临我们沇川镇了?”

陆晚菀也抬头望去,只见半空当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扇子。

是扇子吧?

那扇面上描绘着栩栩如生的百鸟图样,色彩斑斓灿烂,其上还站着一紫一白两个身影。

这是......

“是仙人啊!”

当即就有人朝那扇子的方向拜下。

陆晚菀原本就站在最靠后的位置,头上又戴着幕篱,视线受阻,只隐约看到其中一人手里挽着弓,似乎是要对付那条巨大的河蛟。

她正要将幕篱撩开想看清楚点,忽然被一只修长的手握住了。

掌心触到一片柔软,谢衡蓦地顿了下,“戴好。”

他帮她将幕篱重新整理好,这才接着道:“是陆蓁蓁和陆尧。”

陆晚菀立马放下手乖乖站好。

她可没忘记自己是为什么会来到沇川镇,比起看热闹,她当然更不愿意面对被陆蓁蓁和陆尧找到而带来的一系列麻烦事。

她最怕麻烦。

但这两人前头明明比他们先离开客栈,也不知这会儿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当然她要是知道谢衡的修为有多高,也就不奇怪为什么一片树叶也能比陆蓁蓁和陆尧的幽凰扇飞得还快了。

却说那头,陆尧手中的炽焰弓已经瞄准了河蛟,在陆蓁蓁用定身符将河蛟定住之时,便毫不犹豫地朝河蛟射去。

然那河蛟的反应和修为都不容小觑,定身符很快失去效果化为灰烬。失去牵制后,河蛟便一把将站在渡口的新娘抓在手里,挡在自己的心脏之前。

陆尧这一箭直奔河蛟心脏,几乎是擦着那新娘的脖子飞了过去,而那新娘也不知是吓傻了还是吓晕了,整个人便如一块破布娃娃似的,一动不动。

陆晚菀似乎能看到新娘脖子上被划出了一道血线,她倒抽一口凉气,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这该多疼啊。

这时,谢衡终于忍无可忍地低低斥了句:“自不量力。”

这河蛟既已生灵智,修为起码已经到了妖丹期,又岂是一个刚筑基和一个炼气中期的修士能制得住的。

果然,那携带着火焰的箭矢飞入河蛟身体,却并未伤及要害。

它狂怒着仰头嘶吼,咆哮声震天撼地,屋瓦噼噼啪啪,河神庙的一根柱子,甚至被吼到断裂,砖瓦迸碎。

河蛟纵牙咧嘴,看起来毫无耐心和慈心,火眼金睛烧着怒焰:“你们是谁?怎么,这个镇不想要了,是不是?不怕河水暴涨了,是不是?!”

又是一阵瓦裂砖碎声,哗哗剥剥,底下的沇川震起巨浪波涛。

镇民们瞪目结舌,个个惊慌无比,谁也说不出话来。

神仙怎么还能和神仙打起来了?

这么呆愣了片刻,镇民们开始双手合十,跪地求取川神原谅。

立在幽凰扇上的陆尧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见状只是不屑地哼了声:“不过是一条河蛟,也值当你们这样跪拜,愚蠢。”

“河、河蛟?”镇长声音抖得快散了,身子缩在庙柱后,只探出半颗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