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大圣母(1 / 2)

拿下男主他师尊 槐侬 1679 字 8个月前

这厢陆晚菀被五花大绑着扔进了一间屋子里。

她能感觉到扛着她的人并没有走得很远,应当还在这个镇子上。

这一路她都没挣扎,因为从小到大的经验告诉她,遇事绝对不能慌,要先弄清楚敌人的目的和来头。

不过陆晚菀也没闲着,被抗在肩上被人甩得胃酸直上涌的时候,她心里直将谢衡骂了个狗血淋头。

没用的男人!还有那什么太虚破钟,我呸!

还没骂过瘾,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有人从外面进来,然后她身上的绳子和麻袋也被松开了。

陆晚菀很容易就看清楚了面前站着的人。

这是个身材中等,相貌平平的中年男人。他额头微蹙,神情凝重,一副精气神欠佳的样子。

陆晚菀起先还怀疑了下他是不是陆鸿晟,但很快又被自己否认。

如果是陆鸿晟,绝不可能用这样的方法把她抓回去。迷/药,麻袋,绳子,这显然就是凡人绑架那一套。

那么他们抓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陆晚菀轻轻地眨了眨眼,目光又往男人身后看去,那里还站着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头,看着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悯?

唔……看来并不是单纯的绑架。

谢衡给她的储物戒指里有很多法宝,但她现在不知道口诀也没法用。

不过对于自小在孤儿院长大,成年后又一个人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人来说,她自然有一套自己的生存方法,不然也不敢一个人冒冒失失就从村子里跑出来。

陆晚菀捏紧手心,歪了歪头,心道如果只是面前这两个人的话,她应当可以对付。

但现在的问题是她不知道自己在哪,刚才抓她来的那几个大汉是不是还在外面守着,又或者还有更厉害的人物。

她来这个世界并没有多长时间,即使是原身,也从没到过这沇川镇,不可能与这镇子上的人结仇。

结合她昨晚在镇子里的所见所闻,或许这事与那川神有关?

唔......她还得再观察观察。

就在陆晚菀思考的时候,面前的中年男人说话了:“对不住,我……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要不是为了芸儿……”他说着话,目光甚至不敢直视陆晚菀,“你也不要怪我,说不定日后你可以随着川老爷,去过荣华富贵的好日子。兴许……兴许你还能与它一并保佑沇川镇,你会成为沇川镇的大恩人。”

川老爷?

陆晚菀闻言,神色未变,目光淡淡打量着他。

光看这人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他足够有钱。

有钱,川神,还有芸儿这个显然是个女子的名字。

唔……沇川镇巨富王金宝?

所以他抓了她来,是为了让她替他女儿嫁给川神?

怪不得。

陆晚菀先前还奇怪这王老爷为何这么紧迫地要找个陪嫁丫头,谁又会自己愿意去送死,原来这却只是个借口罢了。

在镇子最热闹的赶集日张贴榜纸,吸引最多的人去看,才有更大的几率找到合适的人选。

而她这个身边只跟着个一瞧就是病秧子的过路人,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天选之子啊。

陆晚菀几乎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等王金宝把话说完了,这才试探性地开口问了句:“王老爷,这话你信吗?”

王金宝愣了下:“什么?”

很好,没有否认,看来她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陆晚菀重新组织了一下自己的需要,问道:“我问你,你方才说的这些,你自己信吗?你只是要找个人替你女儿去死罢了。”

王金宝颤抖着动了动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信吗?他当然不信!

数十年前,沇川镇也曾风光嫁出少女给川神为妻。

根据镇史文献记载,新娘在声泪俱下中遭镇民五花大绑,投入沇川。两日后,她浮肿的尸身在三里处的河流弯道被发现卡于石缝间。

他当然不信,但又不得不信。

数日前,川神曾以入梦的方式,亲自告知镇长及十数位首老,它要娶一位妻子。

那一场梦,真实得像在眼前一般。一条白龙自沇川中现出真身,传达了它的决定,它告诉入梦的那批人,它要娶一位新娘。

顺应它之言,它将平息川水,让镇民安居乐业,反之,川水的凶滥会变本加厉,淹没农田及屋舍,教全数镇民一同受难。

十几个人,同天同夜,梦见同样景象,除了神迹显灵这个原因之外,他们谁也无法解释这个巧合。

对于神仙,凡人无不又敬又畏,生怕惹怒了神,惩罚随后就到。这种恐惧害怕,王金宝也能体会,因为他也是入梦者之一。

而镇民们好不容易得到川神的显灵,只需要献上一位女子,便能换来全镇平安,谁又敢说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