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 4)

最后一页 木子上树 2746 字 4个月前

:“想不想看看阿泽对象?”

周围的人被他带得也起了兴致,纷纷起哄吹口哨:“泽哥带来见见呗,让我们也见见得多美的天仙才能让你动了春心。”

有人受不了了,“差不多得了,还动了春心,我他妈看你是恶心。”

被调侃的陈砚泽也不气,探身掐灭了烟,脸上挂着欠揍的笑,“不好意思,你们不配。”

这话顿时引起一番调侃,大家也没生气,都是那种开得起玩笑的人。

又待了差不多半小时,陈砚泽才站起身。

邢军瞅了眼时间,“干嘛?要走了?”

陈砚泽表情淡淡的,推门出去前说了句:“嗯呗,去见我那天仙。”

邢军差点没憋住,嗤笑一声。

出息。

-

六点五十,雅溪的小礼堂陆陆续续有学生进场。

一眼望去,没人穿着校服,这些二世祖大多都穿着自己的衣服,各种各种的名牌也充斥其中,场面和一般学校的元旦晚会完全不同。

此刻学校里停满了豪车,一辆接着一辆,不知道的还以为雅溪开了车展呢。

这场演出被许多人都关注着。

七点一刻,主持人上场。

几个中规中矩的节目作为开头,惹得下面一片观众都只觉无聊,没几个认真看的,但大多人都还是有素质的学生,没闹出一丁点动静,搞得让人觉得好像他们是为了压轴的节目养精蓄锐。

同时,直播也在进行着,数不清的娱记关注着这场演出,都盼着能凑出点素材。

毕竟最近世界末日的传言搞得人没什么精神工作,虽然都知道是假的,但总有那么几个傻子信。

一不留神,节目已经表演了一半了。

虞笙此时正坐在后台等着,身上还是裹着那件长到脚踝的羽绒服,头发已经散了下来,因着扎了丸子头的缘故,所以现在长发带了点卷。

夏梦意一进休息室就看到这幅场景。

虞笙顶着一张清纯万分的脸,正解头发,往日顺滑的黑发现在被染成了白金色,在灯光下泛着银光。

她的羽绒服敞着怀,里面的衣服也都露了出来。

贴身短t配上黑色热裤,脚上踩着双高帮白板鞋。

乖巧好学生的脸配上扎眼的发色,纯到了极致,也野到了极致。

反差感强烈。

特别是接下来虞笙要跳的那个舞蹈还是辣舞。

“我操?”夏梦意实在没忍住,一声粗□□了出来。

温柠当时正帮虞笙整理头发,闻言也只是冷淡瞥了她一眼。

“小鱼,你这头发。”夏梦意被噎得说不出话。

虞笙面色一如往常,她眨眨眼,“怎么了?不好看吗?”

这眼神往日看着没什么,此刻倒是显得格外勾人魂魄。

夏梦意吞咽口水的声音有些大,“好看,真的绝了。”

她恨她现在词穷想不出任何形容词能形容虞笙。

“你什么时候染得?”她问。

虞笙:“今天中午。”

夏梦意哦了声,后知后觉:“怪不得你说你出不来,我以为你当时练舞呢。”

过了几分钟,她想到什么似的,赶紧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来,拍张照片纪念一下。”

温柠移开位子,给两人留出空间。

等她们拍完照片,温柠才开口:“照片等演出结束再发。”

夏梦意比了个ok的手势,“我知道。”

不能破坏神秘感嘛,她懂。

几人又聊了会儿,温柠简单地虞笙上了个妆,刻意把眼线往上扬了扬,唇色也选了深色号的口红,让人瞧了以为是吃了几个小孩。

等到倒数第三个节目已经做准备的时候,夏梦意才回了观众区。

因为那个赌,所以越是临近她们的表演,场子里的气氛越是火热。

此时台上虽然只是一个诗朗诵,但台下居然有和诗朗诵互动的。

夏梦意回了座位上被李星月拉住,“虞笙怎么样?没被影响吧?”

“怎么会,我家小鱼可是专业的。”夏梦意一脸不屑地说。

她们身后刚好坐了压舞蹈失败的人,听到这话,顿时开始冷嘲热讽:“这话骗骗自己就得了,你还以为你那乖乖女朋友能跳好那舞?”

有人接话:“别在这打肿脸冲胖子了。”

“就是,待会儿场子没热起来也别哭哦。”

那些犯贱又带着挑衅意味的话一波接着一波,因为全场几乎都是来看温柠和虞笙热闹的,所以在座的基本上都是压舞蹈失败的那群人。

也就是说夏梦意她们几个支持虞笙的被这种操蛋的玩意儿包围了。

夏梦意实在忍不了了,直接挣脱开李星月的束缚,把谢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