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 4)

最后一页 木子上树 2746 字 3个月前

他不羁的脸像天色将晚。

——《小鱼儿日记》

因为论坛上被炒火的帖子和那个荒唐的赌,导致整个雅溪的人都开始关注这次的元旦晚会。雅溪的元旦晚会其实不会强制本校学生参加,甚至是对外开放的,外校学生只要拿着学生证就能来看。

元旦演出前三天,也不知道哪个胆大的竟然直接搞了个链接放到论坛上,链接是用来扩大那个赌的,一元起注,谁都可以参加,不光是雅溪的学生,外校学生也可以。

雅溪的论坛向来是对外开放的。

本来链接无人知晓,只有几个人点进去了,但后来也不知道被人操控着。链接点开的次数越来越多,到三十号那天直接破万了。

涉及到金钱,原本的赌也变了意味,但校方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到了演出那天。虽然有些晚,但那个涉及金钱的链接也及时地在元旦演出开始前被封掉。

链接彻底点不进去之前,压舞蹈成功的数目已经到了五位数,而压舞蹈成功的却仅有那么寥寥几人。

除了夏梦意招呼的那几个同班同学,之后便是温柠和另外两个到时候一起演出的高三女生。

但其中有个匿名用户直接注了6666元,这也导致两方的悬殊并不大。

可论坛上的其他人此刻却不服了,之前的那个高楼再次吵了起来。

“虞笙家不是普通家庭吗?她怎么直接注了这么多?”

“谁知道呢,她颜值也不低,没准被人包了,男人喜欢的不就是她这种清纯玉女吗?”

“楼上的,能别造谣吗?举报了不谢。”

“不管了,我flag立下了,温柠这次要是没搞砸我把头拧下来给虞笙当球踢。”

“算我一个,我把舌头割下来送给她。”

“好恶心,这是在毁楼吗?”

夏梦意看到这帖子的时候,气得不行,直接去了明德楼找虞笙。

虞笙当时刚画了个舞台妆,里面穿着演出服,外面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头发也是梳了个丸子头被帽子包裹着,好像她很怕冷一样。

“这人是他妈谁啊?直接造黄谣?”夏梦意看起来比虞笙这个被造黄谣的当事人还要生气,她皱眉,“不行,我让谢怀查查这人是谁,他是不是觉得这是匿名论坛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啊。”

“真的服了。”

虞笙看了那回帖倒是没什么反应,直接淡淡地看了眼,仔细看往日温和的女孩此刻眼神也瞬间凉了不少。

雅溪在昨天,也就是三十号下午便放了假,所以现在的雅溪也处于开放状态,高三生也都放假了。

只不过因为元旦演出,休息日本该安静的校园现在也格外喧嚣,校园到处都能听到关于那个赌的声音。

此时刚好傍晚六点,演出是七点开始。

雅溪的节目基本上是精品又少量,大概有十五个节目,虞笙她们的舞蹈被安在了最后一个,估计这其中温柠也出力了。

毕竟往年温柠的节目一直都是压轴出场的。

“不过我也挺好奇这位大款是谁的。”夏梦意一脸神秘地继续说:“小鱼,我知道这人是谁,你想不想知道。”

虞笙安静坐着,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

夏梦意只觉无趣,自顾自把那人到底是谁说出来了,“是陈砚泽,昨天我磨了谢怀好久,他才用施舍的语气告诉了我。”

虞笙听到那个名字,目光一顿。

夏梦意坐在她旁边的位子上,摆着腿滑手机,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可他今天好像有事不来学校,真搞不懂这人,明明压了舞蹈成功,却不来。”

她自己在这说个不停,虞笙也没理她,她也不在意,以为虞笙是紧张所以不想讲话,便安慰了虞笙几句,又盯着手机看,看到有人说今晚会下雪,顿时抱怨:“服了,我还想着今晚穿裙子呢,怎么又下雪。”

虞笙没吭声。

-

“晚上去找乐子?”汪庭掐了烟进了包厢,一眼就看到沙发角落那个人影,随意问道。

包厢内的人蛮多,躁动的音乐放着,数不清的男男女女喝酒聊天,在年轻人的世界放纵着。

邢军给自己点了根烟,慢悠悠抽着,脚碰了碰身边的人,“你不是今晚要回学校?”

汪庭一听这话,啧了声,“不是我说,你还真打算看那个什么小学生演出啊?”

邢军被他这形容整乐了,肩膀笑得直抖,浑身的流氓痞子感觉一窝蜂地出来了,“他就这么说你那心上人,这都能忍?”

这话是对陈砚泽说的。

一直坐在角落闲散看手机的陈砚泽开口了,笑骂道:“你俩有多远滚多远。”

邢军坐了过来,一脸感兴趣地问:“那姑娘长什么样啊?什么时候带过来让哥几个见见。”

他似乎觉得气氛不够,又偏头朝着另一边吼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