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 / 3)

逐卿 九析 2067 字 3个月前

坐于彭向斜对面的叶婉晴一张面容清秀至极,在一身绿衣的衬托下,更显得眉清目秀。

此时她挑衅地看着彭向,在看到司马虞向自己看来时,叶婉晴眉目中的冷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彭向早已觉得叶婉晴碍事,再加上她三番两次的寻她麻烦,彭向忍不住出声道:“哦?既吾兄与本宫坐一起不合适,那叶小姐与吾兄坐一起合适?”

司马虞看向彭向,眸中似有笑意。

而叶婉晴却是怒意大起,但她眸光一转,将怒意压制了下去,“我与郡主早就相识,”她起身对司马瓒行礼,“摄政王大人,小女子有一提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哦?说来听听。”司马瓒笑问。

“射箭比试,一箭论输赢。”叶婉晴看了司马虞一眼,“如若我赢了,郡主便要听我的,如若我输了,我便听郡主的。”

东齐王朝的女性地位极低,莫说比试射箭,就是抛头露面都会受到他人指摘。也因此听到叶婉晴此番提议,众人纷纷露出好奇之色。

“不错。”司马瓒道。

叶婉晴挺着胸,向彭向看了一眼,见到彭向一直坐定不动,她不禁腰板挺得更直了。

而就在叶婉晴眸中已经露出胜利的光芒时,彭向站了起来。

司马虞不禁出声提醒,“莫要逞强,若是——”

他还要再说,就被彭向轻摆了下手制止,她并未再理会司马虞,而是直接大方地对叶婉晴说道:“请。”

叶婉晴鄙夷地看了彭向一眼,她身为大将军之女,区区射箭比试如何能难得倒她?

而彭向直接接来侍卫递来的弓箭,拿在手中试了试,一副十分外行的动作。

众人见到此幕纷纷摇头,看来这郡主今日是输定了。

细雨依旧纷纷,轻风拂过池边海棠,一朵开的正艳的蕊花悠悠飘落,落花的涟漪伴着晶莹的雨滴在水面轻轻荡漾,一尾游鱼咬住了花萼,又突然一摆尾游进了池中深处。

司马瓒率领众人走到室外,因怕天黑影响观看,就命人点了几十盏灯,灯火映在池中,将天地照得亮如白昼。

两位女子分别走到站位。

一身红衣,一身绿衣,一个柔美动人,一个清新婉约。

有机灵的小太监,忙上去为两位少女撑伞。

彭向刚站到站位就搭箭,扣弦,开弓,瞄准,脱弦。

“咻”的一声,箭如脱缰的野马般射了出去。

叶婉晴看彭向竟然刚站好就射箭,心里不禁鄙夷一声。

此女如此冒失,定是射不中箭靶了。

但是她心里虽然这么想,也不想人家都射出了,自己还在调整,所以就在彭向刚把箭射出时,她也紧随其后射出。

而就在叶婉晴刚射出时,彭向的箭却是“铛”的一声正中靶心。

紧接着,叶婉晴的箭也“铛”的一声正中靶心。

“好。”众人纷纷拍手叫好,纷纷大赞巾帼不让须眉。

而看到这完整一幕的司马虞,抬眸凝视前方一身大红衣裙的少女,眸中明灭不定。

叶婉晴回首看到司马虞的目光紧随着彭向,她一咬唇,对司马瓒再次俯身行礼,“大人,小女子刚刚太过紧张,而且一次比试并不能说明问题,所以向您请求再比两次,共射三次。”

然彭向转身对司马瓒躬身一福,委婉道:“父亲,女儿身子不适,还望父亲成全。”

司马瓒犹豫了一瞬,然后看了商越一眼后,摆了摆手道:“去吧。”

而商越饶有兴致得在二女之间来回探看。

彭向告辞后便向寝殿走去,她本不会箭术,但前世她为了接近商越,又避免太接近商越,便向他提议跟他学习箭术。她刚才为了不被看出来,已尽可能地收敛实力。

但是此时不是她思虑此事的时候,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待估计众人都已回了大殿时,她闪身躲到了一株柳树后,静候着司马虞。

果然,就在比她计算的时辰稍稍晚了一些时,司马虞走出了大殿。

彭向躲在树后,余光中看到司马虞尚能脊背笔挺、不急不徐的走出。她眸光暗了暗,他喝了她投了药丸的酒……走起路来仍旧不动声色,看来他比她想象的还要坚韧。

她抬头看了眼黑沉的天色,雨已经停了,但空气中的湿意反而愈加明显。

她伸手掐下垂落柳枝的一片嫩叶,柳枝微微晃动,停留在叶尖的水滴好似再也承受不住颤动,纷纷滴落。

彭向看着坠落在泥土中的水滴,唇边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然后跟了上去。

她倾慕于司马虞多年,他的习惯她早就铭记于心,他不擅喝酒,只要喝多酒身子就虚弱无力,而他每每喝酒前都会吃解酒丸,如果喝的多,解酒丸都无效,他便会去休息。

多年来,她也只见过一次他酒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