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1 / 2)

拿下男主他师尊 槐侬 1340 字 8个月前

宁翊长老忙点头应是,一边摸出通讯玉牌通知息尘长老赶紧把主婚人的位置让出来。

此前因着这婚事实在太赶,又逢谢衡又正在闭关的关键时刻,三位长老才抽签决定了主婚人。

眼下谢衡既已出关,穆云辞又是他的亲传弟子,由他来做穆云辞的主婚人当然最是合适不过。

宁翊长老这边正在刷刷刷地传消息,谢衡那边却是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宁翊长老的下文。

找到了?然后呢?人呢?

谢衡扫了宁翊长老一眼。

按平日里他的性子,他是半句话也不会催促的,可今日这宁翊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只顾低着头刷通信玉牌,半点没察觉到有人还在等他回话。

谢衡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她在哪?”

“啊,在路上在路上,”宁翊长老轻飘飘答了一句,他看到息尘长老传来的消息,这时候反倒是催促了谢衡一句:“宗主,咱们得赶紧去主殿,晚了他们就要到了。”

竟然还在路上……

谢衡用力地抿了下唇。

看来最近他对弟子的管束确实有点过于放松了。不过是让他们找个人,竟然花了这么多时间。日后合该让宁翊多带出去历练历练才好。

只这么想着,谢衡外放的神识忽然察觉到了异常。

凌霄宗向来整肃的主峰落渺峰上,此时已经聚集了许多人。黑压压的一片,几乎把整个场地都要塞满了。

再一细看,那人群中除了本门弟子,竟还夹杂着近一半的外门中人。

谢衡的脚步不自觉地一顿:“怎么这么多人?”

提起这个,宁翊长老不由得意地抬起了下巴:“那些都是来观礼的宾客。”

没错,这观者如云的大场面当然得益于他们几位长老的办事效率。

尽管穆云辞这婚事实在来得莫名其妙又猝不及防,可时间再仓促,他们凌霄宗也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是不?更何况这姑娘还是宗主的救命恩人!

于是就在短短三天之内,凌霄宗的首席弟子即将举办结侣仪式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修真界,邀请观礼的帖子也送到了所有与凌宵宗交好的宗门负责人手中。

凌霄宗本就是苍梧洲的第一大宗,首席大弟子的结侣仪式,那可是一桩盛事,因此今日来观礼的宾客只多不少。

谢衡心下隐隐觉得这事有些怪异,他停下脚步,向宁翊长老确认道:“他们来是为了看……陆晚菀?”

宁翊长老顿了下。

如果一定要说宾客们是来看这位陆二小姐的话……

也对啊!

于是他重重点头:“正是。”

谢衡觉得很无语。

即便陆晚菀套了个他救命恩人的名头,但宗门里的这帮长老也未免整得太过声势浩大了点吧,请了这么多人不说,这些人竟然还真的来了?

难道这些人整日里都闲得没事干了?

谢衡实在是难以理解。

但转念一想,今日这场面虽然过于大张旗鼓了些,倒也确实是个好时机。此时向修真界众人宣告,陆晚菀是他凌霄宗,他谢衡纳入羽翼之下的人。他日,若是她身上可以驱使灵气的能力被人发现,那些人也要先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够打得过凌霄宗。

如此想来,这似乎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了。

宁翊长老见谢衡停住了脚步,还待再催促几句,然一个抬眸的功夫,人瞬间就没影了。

那边落渺峰的场地上,宾客们个个翘首以盼。不多久,就看见天空中出现一队华丽的车驾,正缓缓飞过来。

此时陆晚菀和福佑两人已经吃饱喝足,正葛优摊在马车内的宽大座椅上。

这马车比陆家那辆还要豪华得多,马车外还罩了几个阵法,飞得那叫一个平稳。

等听到外边有人喊着快到了,陆晚菀才滚到窗边,掀起帘子往外瞧了眼。

马车已经穿过了一层阵法,可以看见无数岛屿和亭台楼阁掩映在氤氲的云海之中。有若隐若现的金光从岛屿间穿过,在云间拉出一道道流动的光晕。

而且这个地方的所有建筑,竟然都是悬空的!

陆晚菀承认自己没见过世面,和福佑两个挤在窗户边,看得那叫一个目不暇接。

等马车靠近了大门,二人才意犹未尽地放下帘子。

福佑手脚麻利地开始给她整理头发,将扔在一边的发冠重新给她戴上去。

等两人再整理完嫁衣,马车也已经悬停在了大门外的石台上了。

陆晚菀一手提着沉重的裙摆,一手执着扇子挡住脸,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还不忘偷偷露出一双眼睛打量四周。

只见面前的台阶上矗立着一道高大庄重的大门,再往前,琼楼仙宇此起彼伏,四处灵光缭绕,天空之中竟然还不时有仙鹤飞过。

而几乎是她下马车的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