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恶毒女配(1 / 2)

拿下男主他师尊 槐侬 1569 字 8个月前

天色擦黑的时候,马车早已经离开沇川镇不知多远了。

陆晚菀自是瞧不见渡口那番众人一齐跪拜着恭送仙长的盛景的。她扒拉着马车窗户张望没多久就收回了视线,腿边还靠着个蜷缩成一团,完全不敢靠近窗户的小丫头。

好在这马车从外面看着小,里面却是相当宽敞,坐了六个人,除了陆晚菀和紧靠着她的小丫头,剩下四人各自都挨不着衣角,甚至马车中间还有一个小案几,放满了瓜果点心。

陆晚菀顶着陆鸿晟一家四口若有所思的眼神,旁若无人似的拿起茶几上的点心往嘴里送。

她不用猜都知道,这一家四口必定在传音说她坏话呢,兴许还在猜测正在渡劫的谢衡的身份,以及他和她的关系。

陆蓁蓁和陆尧是瞧见了谢衡有多厉害的,他们敢趁着他渡劫把她带走,就是仗着自己和原身的关系。毕竟再厉害的大能,也不能阻止他们将离家出走的小辈带回家吧。

果然没多久,翟碧菡就朝她笑了笑:“菀菀,我听蓁蓁说,这一路都有位道君在保护你是吗?不知这位道君姓甚名谁,又师从何门,我们改日好登门致谢。”

陆晚菀不想多说,当然也没什么好说的。她除了知道谢衡是凌霄宗弟子,就连他的名字,都是她在那会儿他受伤昏迷的时候,从他的宗门令牌上看来的。

她仔细回忆过,原文中确实没有谢衡这个人,不过就是一个路人甲罢了。

陆鸿晟见她不说话,正要开始新一轮的质问,被翟碧菡又摁了下去。

倒是一旁的陆蓁蓁,她抬眸看了看陆晚菀,似乎是细细斟酌了下言辞,方才小声同陆鸿晟道:“我瞧着那位道君倒似是很……看重菀菀。”

看重?

这个词倒是用得十分巧妙啊。

这几人方才密谋了半天,想来其中不乏有猜测她跟谢衡单独相处这几天,有没有做过什么逾越人伦的事情。毕竟孤男寡女的,万一她真的跟谢衡行了男女之事,回头别同南宫家攀关系不成,还遭了他们厌恨。

陆晚菀想到这里又觉得好笑,她就是想跟谢衡干什么,那人家倒是也得乐意才行啊。

但她即使心里知道陆鸿晟和翟碧菡想知道什么,也不想让他们太舒坦。

她掀了掀眼皮,不冷不热道:“哦,那位道君对我确实挺好的。”

翟碧函闻言,嘴角勾着的笑容几不可查地僵了一下,她顿了片刻,道:“既是如此,倒是我们不知礼数了,这一着急想把你带回家,倒是忘了好好感谢他。”

“礼数?”陆晚菀面上露出点诧异:“可是你们修士不是都讲究缘法吗?他历练途中偶遇弱小女流,顺手帮衬一把也是应该的吧。”

翟碧菡本身也就那么随口一说,一下便被陆晚菀堵住了话。

在凡人的心中,修士的确是神仙一般的存在,救苦救难自是应当,倒也确实没有同神仙讲什么礼数的。

再者蓁蓁和阿尧都说那人的修为在至少在合体期之上,她也是亲眼见到了那九重天雷的,既是如此厉害的修士,又怎么会看上个毫无修炼天赋的普通人?

苍梧洲的那些个大能修士她大多也听说过,方才那个渡劫的,她却一点印象也没有,想必也不是什么大门大派,倒也不怕他找上门来。

陆晚菀哪里会管她在想什么,吃着糕点,又顺手从案几上的盘子里抓起个果子塞到了身旁的小丫头手里:“别光看,吃啊。”

小丫头从一上马车就蜷缩在陆晚菀身边。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在天上飞,根本不敢靠近窗边和门口,生怕马车一个不稳就把自己甩出去了。

陆晚菀已经知道小丫头名叫福佑,亲娘早在生她时便难产而亡,而她亲爹死了才一天,就被后娘火急火燎地卖给了王家,成为代替王家大小姐出嫁的二号备用新娘。

一号么,自然就是陆晚菀本人了。

至于王金宝那厮,因为害怕换了新娘引来川神的不满,早在花轿抬出王家,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川神吸引的时候,就带着女儿跑路了。

这样的操作实在太过正常,陆晚菀都懒得唏嘘。

此时福佑身上的嫁衣外面裹了件陆晚菀拿给她的衣服,她本就年纪小,因为长期营养不良,长得细细瘦瘦的像根麻杆,现下裹着件大了一个号的衣服,看上去更加小小一只。

陆晚菀给她果子,她也不敢伸手接。

倒是坐在对面的陆尧这时忽然站起身,指着她手里的鲜红色小果子咬牙道:“这可是地火血灵果,你竟然随随便便拿给一个小丫头吃!”

这地火血灵果在修真界里是难得珍贵的药材,他们陆家也是花了不少功夫才得来十数颗,其他普通修士更是难得一见。要他说,别说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了,就是陆晚菀她自己都不配。

说着话,陆尧就伸手要将地火雪灵果抢回来。

陆晚菀眼疾手快将什么地火血灵果塞到了福佑怀里:“怎么?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