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鸿晟(1 / 2)

拿下男主他师尊 槐侬 1350 字 8个月前

到底是凑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造成的,都不是陆晚菀这会儿能猜得出来的。

她只能轻轻地拍了下小丫头的手背,声音有点虚地安抚了一句:“不是劈你,应该没事的。”

眼见渡口那边第一道雷已经过去,很快第二道粗壮非常,挟裹着蓝紫色电光的雷又落了下来。

一团狂风与雷光交错间,川河水都倒灌上了天。

耀眼的闪电的蓝光急骤驰过,巨雷随之轰响,震得人心收紧,大地震动。

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看向雷电落下来的地方。

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直看得人心头发颤。

就在这时,天空另一头忽然隐约传来一阵马儿嘶鸣声。与轰鸣的雷声相比,这样的遥远的声音显得微弱不可闻。

陆晚菀似有所觉般转头,却见天空中,两匹头顶长角的四翼天马脚踏白雾,自云层中奔腾而来。

这是马?是独角兽吧?是吧?是吧!

陆晚菀简直要惊呆了。

这个世界里竟然还有这么二次元的生物,也太梦幻了吧!

“那是什么?!?”跟陆晚菀同样没见识的小丫头也注意到了那两匹像独角兽一样长着翅膀的白马。

她从小就在山里喂马放羊,直到昨天被后娘卖到王家,也从不曾见过这样漂亮的马儿,一时看得几乎呆住了,就连震天的雷声也不觉得那么害怕了。

不过陆晚菀哪里答得上来呢。她管它们叫独角兽,谁知道人家是不是管它们叫大角马啊。

也亏得此时镇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边的电闪雷鸣上,不然这样子的出场方式少不得又引来一阵惊叹惊吓。

陆晚菀远远看着那马车缓缓降落在了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刚停稳,就有个绿衣丫鬟轻手轻脚地扶着一位妇人下了车。

那妇人一身织花锦缎,手臂上挽着薄纱,姿态雍容华贵。跟在她身后下车的,则是一个身着锦衣,气度庄严的中年男子。

二人站定,抬头打量了一眼渡口的情形,很快就移开视线,对着不远处正朝他们过去的陆蓁蓁和陆尧露出了笑容。

陆晚菀眯了眯眼,猜到了二人的身份。

能同陆蓁蓁和陆尧这般亲近的人,也只有陆鸿晟和他的正头大夫人翟碧菡,也就是她这具身体的亲爹和后妈。

她实在是没想到,这陆鸿晟夫妇竟会亲自来逮她。

不过念头一转,想到南宫家的这桩婚事对陆家的意义,陆晚菀又觉得没那么惊讶了。

毕竟陆鸿晟这样的为人,呵!

那头陆鸿晟夫妇起先也似乎是对沇川镇这天雷感到诧异,在和陆蓁蓁陆尧二人说了几句话,四人的目光便一齐落到了陆晚菀的方向。

陆晚菀只有一双眼睛,自然是不能同时和四人对视的,所以她只是朝几人抬起手,远远地竖起了中指。

一家四口齐上阵。

fuck you !

陆晚菀自有一套对付人的手段,比如随身香囊里揣得满满当当的迷/药,比如藏在袖口里那把锋利的匕首,又比如她精湛的化妆技术和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能力。

这也是她敢一个人从村子里跑出来的原因。

但说实话,刚开始她也并没觉得自己真的能跑掉,毕竟自己的这具身体和陆鸿晟之间是有血缘关系的,加之陆鸿晟的为人,谁知道他有没有在她身上下什么类似追踪之类的法术。

而陆晚菀之所以非得这么折腾一次,也是想试试看,书中的剧情是否一定会被触发,还是剧情可以被改变。

经过这几日,显然剧情对她的行为并没有任何限制,也没有出现任何疑似小说中系统的存在,勒令她必须遵循剧情。

而眼前陆鸿晟夫妇的到来,则充分说明她身上确实存在可以被追踪的某种东西,或许是血脉感应,又或许是某种符咒,并且只有陆鸿晟才能感应到,否则他们也不可能如此准确地找到沇川镇来。

毕竟陆蓁蓁和陆尧也是在几刻前才发现她,而从苍梧洲到这天穹洲却并不是一夕之间可以到达的。

因此陆晚菀比完中指后,就很淡定地站着,看陆鸿晟一家四口向她走来,并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她是个很会审时度势的人。

她可以跑,但陆鸿晟能找到她,跑了也是白跑,而自己的那些手段用来对付几个普通凡人可以,用来对陆鸿晟这一家四口以及那些个魁梧的侍从,却不见得能起效果。

最重要的,她那个捡来的特别好用的打手,眼下自身难保,根本派不上一点用场。

陆晚菀想到这里,下意识地转回头又去看那边满天的雷光。

唉,好不容易训化的。

陆晚菀只转头看了眼的功夫,陆鸿晟就已经到了她面前。

他用他那双虽有些浑浊,但闪烁着锐利的精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