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废物(1 / 3)

拿下男主他师尊 槐侬 1756 字 8个月前

陆晚菀先是愣了下,她能感觉到这阵风来得诡异,但更奇怪的是,她似乎能感知到这瞬息之间,引起风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流动。

而流动的源头——

陆晚菀不着痕迹地看了眼陆蓁蓁的手。方才幕篱被吹起的瞬间,她眼角余光似乎瞥见陆蓁蓁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但如果是陆蓁蓁做的手脚,理应穿不透这层结界才对,除非……

除非结界的防御功能减弱了。

另一边,陆蓁蓁话音落下,陆尧才反应过来,他恨不得自己的视线能够穿透幕篱将方才那张一闪而过的脸看个仔细。

陆菀菀虽说是他们同父异母的妹妹,却自小被扔在天穹洲的穷山村里养着,她没见过陆家人,陆蓁蓁和陆尧自然也没见过她。

他们在陆晚菀从小长大的那个山村里遍寻不着她,又从村民口中得知她一个人离开了村子以后,那找人的画像还是陆鸿晟着人送过来的。

陆蓁蓁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了陆晚菀,她脑中思绪翻滚,立刻上前几步:“菀菀,是你吗?我和阿尧找了你好久,父亲也一直很担心你,每每想到你一个人在外面受苦,我们就担心得不得了。”

她说完后,眼睛里竟还漫上了些雾气:“现在总算找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陆晚菀看完了陆蓁蓁从疑惑到激动再到悲伤的一系列表演,心里暗啐一声“晦气”。

他们要是真担心陆菀菀,怎么可能将人扔在外面十七年不闻不问,又在即将要跟南宫钰结亲的当口把她找回去。

怎么,她看起来像个傻子吗?

陆晚菀并不搭理陆蓁蓁,也没否认自己是陆菀菀,就算否认了,大概率没什么用。反正她还有个金大腿呢,打起来那么厉害,带着她跑路总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陆菀菀!”陆尧见她这样的态度,火都要从头顶冒出来了,他就要伸手去扒拉她,却被结界阻挡在外。

正在此时,河蛟突然仰天怒吼,它的声波威力太大,震得许多人站立不稳。

陆晚菀抬头望去,原来是那河蛟被谢衡一剑刺中了身体。

而地上这些人类在它看来都是蝼蚁,现在它竟然被一个蝼蚁打伤,自然非常愤怒。

果然下一刻,那河蛟张大了嘴,忽然从嘴里喷出了大片火焰。

陆晚菀察觉到情况不妙,几乎是扯着嗓子冲还愣在渡口的镇民们大喊了一声:“跑!”

渡口的镇民在之前谢衡与河蛟对战时就已经跑了大半,剩下的一小部分,也在陆晚菀的一声大吼之后迅速离开了渡口。

这边陆尧还想再动手,陆蓁蓁一把扯住他:“先走,这里太危险了。”

就在陆蓁蓁和陆尧离开后的下一瞬,无数火焰犹如漫天流星一般落下来,噼里啪啦砸到了结界上。

火焰不断落下,落到陆晚菀身边时被结界挡住,结界无形,只有在被火焰砸中的时候,会浮现出一朵冰蓝色的雪花,流光溢彩,煞是夺目。

但这样紧密的攻击,这结界怕是也支撑不了多久。

陆晚菀当机立断,拖着还在昏迷中的倒霉小丫头,在火焰间断的空档,赶紧跑到了河神庙的另一侧,找了个能隔绝火星子的地方。

这一跑她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手里还拖着个人,累得弯腰直喘气。还没等她把小丫头安顿好,胳膊就忽然被人拉住了。

陆晚菀用力甩脱陆尧的手,仍是先将小丫头靠墙扶好,才直起腰去看陆尧。

虽然隔着一层面纱,她目光中的锐意也分毫不减:“你做什么动手动脚的,我跟你很熟吗?”

陆尧本来就被她气得脸红脖子粗,当下沉下脸,又去拉她的手臂:“你不要捣乱,随我们回去。”

陆尧看样子想要来真格的,他虽然修为不高,但对付她这个一点修为都没有的人问题倒是不大,况且他身后还有个陆蓁蓁正牢牢盯住她。

陆晚菀立刻后退一步,手腕翻转间摸到了藏在袖口的匕首。

但一把匕首能对付得了陆尧和陆蓁蓁吗?

她没有把握,只得扯开嗓子喊了声:“谢衡!”

几乎是她开口的下一瞬,一排冰锥忽地从天而降,拦住了陆尧伸向陆晚菀的手。

陆晚菀刚刚站稳,眼前就挡住了一个青色背影。

谢衡极自然地护在陆晚菀前面,剑光一闪,细长锋利的长剑直指陆尧的喉咙。

此刻那些被河蛟和谢衡的打斗震慑了心神的镇民们也大多回了神,看到谢衡直接拿剑指着陆尧,齐齐在心底倒抽口冷气。

完了完了,那边还没打完,这里又打起来了。他们沇川镇怕不会毁在这几个仙人手里吧?

陆尧见状也顿时怒上心头,瞪着眼睛气得脸红脖子粗:“你敢!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是伤了我,以后就别想在苍梧洲混了!”

谢衡面上带上了点不悦:“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