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脸如翻书(1 / 2)

拿下男主他师尊 槐侬 1670 字 8个月前

陆晚菀本来也没想顺手牵羊,只是两拨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挂在陆尧腰侧的玉牌就那么恰恰好在她手边。

这要是不拿,简直就是不给老天爷面子啊。

此时她被谢衡当着面揭穿,也并不觉得有什么,索性将东西拿了出来。

这是一块长方形的玉牌,玉质的材质光华如水,边沿雕刻着一些繁复的符文,大小倒是和现代的手机差不多。

陆晚菀看书时就知道这个世界有许多法器,而她现在手中这一枚,大约就是书中提及的通信玉牌了。

她翻来覆去看了两遍,这里摁摁那里摸摸,玉牌并没有什么反应。

“通信玉牌需要相应的符文密码,同时注入灵力才能使用,”谢衡说着,从陆晚菀手中拿过玉牌,又道:“将通信玉牌接入相互联络的符文阵法,就能联系到相应符文对应的人。”

关于什么符文什么阵法陆晚菀是半点都不懂的,她只看见有一道细碎的光顺着谢衡的指尖流入通信玉牌,而后那玉牌便发出了柔和的光芒。

谢衡将通信玉牌递给回给她:“你还未开始修炼,无法使用灵力,只能先随意看看。”

陆晚菀应了声,这才细细打量起这块通信玉牌上的界面来。

除了刚才说的联络功能,通信玉牌的界面上还分为了好几个板块,其中分类非常繁杂,有专门剑修,符修,丹修等等专业领域的划分,也有吃瓜人八卦闲聊的板块,修为高一点的大能,甚至还能在通信玉牌上自行创造板块,修士只要往通信玉牌上注入灵力,就能留言联络。

乖乖隆地咚~

这不就是某信吗?

这不就是论坛吗?

这不就是个能上网的智能手机吗!?!

这怕不是哪位穿书前辈发明的好东西吧。

陆晚菀兴致盎然地点开吃瓜板块,还没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一旁的谢衡忽然道:“通信玉牌通常都会留有追踪的符文,若是不慎丢失,原主人可凭借符文追踪找到玉牌。”

陆晚菀:“……”

得了,连定位系统都装上了,这手机还能要吗?

陆晚菀恋恋不舍地将通信玉牌往桌面上一拍,咬牙道:“你是故意的吗?现在才说这东西能定位,你是想让人给我抓个人赃并获吗?”

谢衡:“……”

“只要你不启用玉牌,只是随便看看的话,追踪符文不会启用。”

他虽然没听过“定位”这个词,也很快从陆晚菀的话中推敲出来意思,于是又补充道:“就无法给玉牌……定位。”

哎?这不就是有信号能定位,没信号就不能定位的意思吗?看来这手机的定位功能还有改善空间啊。

陆晚菀勾了谢衡一眼,语气缓了缓:“有话就一次说完,你看你给我弄的,一惊一乍的,真是的。”

谢衡:“......”

他这一辈子,就没见过有人变脸能变得如此之快,前一刻还恨不得把他骂个狗血淋头,后一刻竟然……竟然就用这种眼神看他。

他想说点什么,却发现那边陆晚菀已经重新拿起了桌面上的通信玉牌,两眼炯炯地看着什么。

陆晚菀可没时间去管谢衡怎么看她,她手中的玉牌方才也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好巧不巧的,现在的页面竟然恰好停留在陆尧和陆鸿晟的通话页面上。

乖乖,这可真是打瞌睡的捡来个枕头——求之不得。

陆晚菀打起十二分精神,将两人的对话从头到尾看了个遍。也幸好,兴许是顾及到什么,这两人没用个什么语音视频聊天,不然她现在也只有干瞪眼的份了。

通信玉牌那头的陆鸿晟十句里有八句在斥责陆菀菀骄纵不懂事,并叮嘱陆尧尽快把她找回去。

除此之外,陆晚菀还从两人半遮半掩的对话中找到了原书中陆家能够攀上穆云辞的原因。

原来穆云辞的长辈在多年前曾与陆家长辈是至交好友,两家曾经还开玩笑要为自己的后辈指腹为婚。

玩笑自然是玩笑,穆家多年后没落,但多少还有些联系。因此穆云辞在拜入凌霄总前曾投靠过陆家一段日子。

陆晚菀用头发丝想都知道,以陆鸿晟的为人,且不提那婚约,穆云辞在陆家寄人篱下的那段日子定然不好过。

而如今,穆云辞成为了凌霄宗的首席大弟子,这陆鸿晟便又想起这桩婚约来了。

狗血,实在是狗血。

不受宠的私生女陆菀菀嫁给纨绔子弟南宫钰,捧在手心的宝贝女儿陆蓁蓁就嫁给前途无量的凌霄宗大弟子穆云辞,真是打得一手的好算盘。

虽然最后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才导致这两桩婚事出了差错,但现在没了一个新娘子,陆鸿晟的算盘珠子怕是要掉满地了。

还真是有些期待呢。

陆晚菀心情舒畅地笑了下,忽然站起身走到窗口,大半个身子都趴在了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