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逃(1 / 3)

拿下男主他师尊 槐侬 1793 字 8个月前

大雪茫茫,下了整夜又一个上午,到午后才稍稍停歇。

一辆马车沿着厚重雪道自北而来,积雪在车轮碾压下发出“吱呀”的轻微声响。

突然间,马蹄急踏,马儿嘶鸣声响起的同时,马车也重重一震。右侧的车轮拐离车轴,轴木因车势打滑而啪地断裂。

车厢里顿时惨叫连连,一直到马车停下才终止。

陆晚菀顾不上手肘撞着车窗的疼痛,拨开四散凌乱的物品,爬到车门口。

“马车怎么样,还能走吗?”

一开口便吐出圈圈白雾,她几乎还能听见自己牙关打颤的声音。

但现在可不是矫情的时候,陆晚菀强忍下来,看了眼轴木,眉头微皱。

关于马车构造她是不懂的,但她眼下家产微薄,一半银钱几乎用来换了这辆陈旧的马车,以及聘用这位据说十里八乡赶车最快最稳的车夫,剩下一半就是她所有盘缠了。

“车上有替换的轴木,”车夫回道,搔了搔头,“就是要费些时间。”

能修就行。

陆晚菀摸着袖中仅剩的银子和几块灵石,松了口气。

她回身打开翻倒在车厢角落的大木箱,从中翻出一件破旧的软毛大氅披上,这才跨出车厢。

迎面就是一阵刺入骨髓的寒风。

陆晚菀拢紧大氅,找了个离小道不远的平坦大石块坐下,捶捶腰敲敲腿,恨不得现场给正在修车的车夫表演一套广播体操。

可惜也只是想想,这具身体的情况跟她上辈子相比,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坐了这半天马车,就已经让她四肢僵硬,更遑论这一天一夜的大雪,她都担心一脚踩进雪里还有没有力气再拔出来。

陆晚菀心里忍不住又一次悔恨,早知如此,她怎么也不会去买那本破书。

没错,陆晚菀正是穿书而来,这个世界其实只是一本烂大街的师兄妹虐恋修真文。

书是陆晚菀某天下班闲逛时,从地摊上淘来打发时间的二手货。虽然情节狗血地淋漓尽致,可作者文笔还算不错,所以她从头到尾看完了。

书中的男主是修真界最大门派凌霄宗的首席大弟子,女主则是男主的小师妹,两人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你可是我已经娶妻所以我只能虐你。经历过一系列虐身虐心的老套桥段,最后由于原配作死,二人成功he。

没想到的是,一觉醒来,她竟然穿了!还穿成了这本书中男主角的原配夫人,一个生来体弱,性格却暴戾顽劣的恶毒女配。

一瞬间她真的有死一死再穿回去的冲动。

可是谁也不能确定死了就能穿回现实世界,万一穿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置身在某第×号人形烤箱里呢?

灰飞烟灭魂飞魄散也就罢了,但她一点都不想立体声环绕体验好吗!

于是乎,万分心累的陆晚菀强迫自己努力回想完整本书的内容,努力在夹缝中求生存,能苟多久苟多久。

很快她发现穿书这事这也不是无迹可寻,毕竟陆晚菀和陆菀菀这两个名字,那可是穿书必备要素。

书中的陆菀菀是修仙界四大世家之一陆家家主的私生女,生母早早亡故,却因陆夫人的强势,从小就被扔在天穹洲的一处贫穷村落里生活。整日酗酒脾气暴躁的养父,表面唯唯诺诺私下恶言相向的养母,恶劣的环境养成了原主偏执恶毒的性格。

更让陆晚菀咬牙的是,这位原主还是个不折不扣恋爱脑。

她因为受不了在村子里的生活,想办法联系到了生父,也不知陆家是着了什么魔,竟就这么堂而皇之把原主接了回去。

后来陆菀菀才知道,原是凌霄宗不知为何瞧上了她,有攀上凌霄宗的机会,陆家自然乐不颠的就把她送了过去。

这一送不要紧,结果陆菀菀这个恋爱脑竟然还对男主角一见钟情,自此开启了作死之路。

男主对她避之不及,也因此被魔族趁机钻了空子,整出一系列的麻烦事来。

剧情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候,男主终于受不了,亲手将她推入万魔冢,最终落了个身死魂消的下场。

也是讽刺,原主直到狗带,都没搞清楚男主为何要娶她,这也成为了作者在书中唯一一个挖了却没填的坑。

看书时,陆晚菀只觉得爽就完事了。恶毒女配什么嘛,日常作死也是应该的。她要是没有尽情做坏事的身份,那作者还怎么写下去。所以原主最后落了这么个结局也是罪有应得,毕竟确实因为她死了不少人。

但眼下这事掉到她头上,她只想说:狗啊!男主你真是狗啊!

不喜欢你娶回来做什么!

而她穿过来的时机不早不晚,正是陆家传来消息要接她回去的当口。

陆晚菀简直要无语问苍天。

她一个社会主义五好青年,难道就沦落到成为男女主之间的夹心饼干吗?

那她必然不能甘心。